网站标志
商品搜索
新闻检索
大连尸体工厂疑用死刑犯做人体展 涉事德企离华
作者:    发布于:2012-08-23 16:48:25    文字:【】【】【
美国一家展览公司网站上的“免责声明”,在出现整整四年后忽然以爆炸性新闻的姿态出现在中国互联网上,人体标本展览的尸体可能来自中国监狱死刑犯的说法引爆了许多网友的怒火。

    生物塑化领域世界上最大的两个工厂都位于大连,德国“死亡博士”哈根斯和大连医大教授、大连鸿峰总经理隋鸿锦先后卷入其中,而世界上最大的展览公司之一也牵扯在内。

    一则4年前就发出的“免责声明”是如何引爆中国互联网的?谁发出的声明?谁应对此负责?声明的内容是真的吗?哈根斯方面和隋鸿锦分别接受了南都独家专访,都否认曾使用死刑犯尸体,而“免责声明”背后是两人之间20年的恩怨。

    不为人知的是,曾为全球最大的“尸体工厂”已经面临拆迁,哈根斯已在去年退出中国。

    8月18日,大连市高新园区七贤岭产业化基地高能街27号,两栋看上去毫不起眼的厂房,被疯长的杂草包围。原主人已经离去,到处都一片狼藉,大门上贴着“2012年2月29日封”的封条。不久后这两栋房子就将被拆迁,不留一丝痕迹。而在几年前,这里还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大的“尸体工厂”———冯·哈根斯生物塑化(大连)有限公司。尸体被运到这里,经过一系列的“塑化”处理,成为可以长久保存的人体标本,在20多个国家展出,近2000万人参观。

    几天前,这个曾经辉煌而今悄然废弃的工厂,忽然又在中国的微博上火了起来。

    “死亡博士”再陷尸源争议

    引发风波的“免责声明”其实来自其竞争对手的网站

    “哈根斯免责声明:本次展览的全身尸体以及人体各部位、器官、胎儿和胚胎来自于中国公民的尸体。这些中国公民的遗骸来自于中国警方,中国警方可能是从中国监狱获得,无法独立核实他们是否属于被关押在中国监狱中被处死的人……”

    这是一条8月中旬以来在微博等网络空间广泛流传的信息,有的单条微博就获得了数千次的转发和评论。

    今年67岁的哈根斯是德国人,1977年发明了生物塑化技术,通过一系列处理将人类或其他动物尸体中的液体和脂肪用硅胶等置换,塑化后成为“尸表其外,硅胶其中”的标本,不再腐化,近乎没有异味,肌肉甚至内脏直接裸露,看起来依然保持着身体和器官的结构和外形,可以长期保存和展示。他首创的“人体世界”展览多年来吸引了超过了2000万参观者,也招致了诸多批评。在德国,他被称为“死亡博士”。在中国,2003年《瞭望东方周刊》深度报道了他在中国大连建立的“全球最大尸体工厂”,每年进口100多具尸体,制作至少40具完整的人体塑化标本,一直未在中国举办展览、甚至工厂门口连块牌子都不肯挂的哈根斯也由此在中国声名大噪,备受争议。

    当时,《瞭望东多年来,德国《明镜周刊》等国外媒体多次报道,怀疑其在大连的工厂使用了死刑犯尸体,但哈根斯一直坚决否认。此次网上盛传的声明一出现就被一些网友认为是发现了铁证———哈根斯自己的网站上都承认了。

    声明引爆网络,有的怀疑真假,有的同时贴出哈根斯此前展览的照片和死刑犯尸体照片,甚至有的试图把一些失踪者照片与人体标本联系起来,也有人发起了“将哈根斯逐出中国”的网上请愿。

    但是,这则声明虽然确实存在,却不是出现在哈根斯的网站上,而是在哈根斯的竞争对手———美国第一展览公司“人体展览”网站上,全文如下:

    “本展览所展出的中国公民或居民的人体尸体最初由中国警方获得。中国警方有可能从中国监狱里获得尸体。第一展览公司(Prem ier)无法独立核实你所观看到的尸体不是来自被监禁在中国监狱里的人。

    本展览展出的人体全身以及人体部位、器官、胎儿和胚胎来自中国公民或居民的尸体。第一展览完全依靠中国合作伙伴,无法独立核实这些人体全身及人体部位、器官、胎儿和胚胎不是来自在中国监狱被监禁或被处决的人。“

    据南都记者了解,2008年在纽约州总检察长要求下,第一展览公司在展览官网和纽约展览现场贴出了这则声明。

    中国留学生王辄8月20日参观了第一展览公司的“人体展览”,他告诉南都记者他在现场没有看到免责声明。工作人员称以前确实都摆着免责声明,但“因为某些原因今天没有拿出来”。最后展览负责人将声明取出,王辄拍下了照片。

    “从未用过中国尸体”

    哈根斯“人体世界”发表声明,称使用中国尸体的是其模仿者“人体展览”

    免责声明中明确提到了主办方是第一展览公司,全世界最大的展览公司之一,泰坦尼克号的打捞和物品展览就是该公司的业务。“人体展览”近年已成为该公司收益的主要来源之一,长期在拉斯韦加斯、纽约和该公司总部亚特兰大举办,门票价格一般20多美元。

    在2004年以前,人体标本展览还是哈根斯独家秘诀,据《纽约时报》2006年报道,哈根斯的展览到那一年已经吸引了超过2000万人参观,收益超过2亿美元。

    2005年,第一展览公司也在美国开始了人体展览,成为了哈根斯的竞争对手。第一展览是纳斯达克上市公司,南都记者查阅了其近年年报,2009年form 10-k显示,该公司19%的收入来自泰坦尼克,67%的收入来自人体展览。

    对于那则“免责声明”在中国网络引发的舆论热议,8月17日,“人体世界”美国分部、德国海德尔堡生物塑化研究所公关负责人盖尔·维达·汉堡(G a il V id aH am burg)给南都记者发来声明,称网传消息错误报道了“人体世界”尸体来源,声明称哈根斯发明了生物塑化技术,但哈根斯与使用该技术的所有模仿展览均无关系。

    声明称,模仿者承认使用了来自中国的无人认领的尸体,而“人体世界”从没用过来自中国的尸体,同时,“我们严正声明‘人体世界’的展览从未使用过无人认领的尸体或是来自中国监狱的死刑犯尸体。”

方周刊》的记者走进了哈根斯的工厂,参观了固定、解剖、锯切、脱水、脱脂、定型硬化等六个车间的工作,看着尸体的皮肤被剥去,去除脂肪,暴露出肌肉。2012年8月15日,这位唯一进过哈根斯工厂的中国记者在电话里告诉南都记者,当年获得的光盘等资料都已丢弃,那是一段让人难受恶心的经历。

被哈根斯称为“模仿者”的第一展览公司,在公司年报和“人体展览”官网上将尸体来源描述为:完整的人体标本系来自自然死亡的中国居民。根据中国法律,无人认领的尸体会被送到医学院用作教育或研究用途,而死者身份、病史和死因都属于保密信息,无从透露。

    但是,哈根斯却并非与第一展览公司的声明毫无关系,实际上,在大连鸿峰总经理隋鸿锦看来,哈根斯就是“罪魁祸首”。

    隋鸿锦告哈根斯

    美国ABC节目中的匿名人士承认当年受老板哈根斯的指使作假指控

    “如果不是因为哈根斯,不是因为美国ABC(美国广播公司)的《20/20》节目,就不会有这个声明。”8月17日,在一个解剖学学术会议期间,隋鸿锦对南都记者说。

    隋鸿锦是大连医科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大连鸿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也曾是哈根斯的学生,哈根斯公司的总经理,后来辞职创办了大连鸿峰。现在,他是哈根斯最大竞争对手第一展览公司的中方合作伙伴———第一展览的人体标本就是来自他的大连鸿峰。据隋鸿锦介绍,双方签署了5年期的租赁协议,第一展览为此支付2500万美元。

    “我们一直在努力要求第一展览把声明撤下来。”隋鸿锦说。2008年2月15日,美国ABC《20/20》节目报道指称大连鸿峰使用了死刑犯尸体,制成塑化标本后提供给美国第一展览公司在美国展览,并以多张照片为证。隋鸿锦称,当时节目引发美国舆论狂潮,第一展览公司的CEO因此下课,纽约州总检察长威胁关掉展览,除非挂出免责声明。第一展览新上任的CEO,在没有全面了解详情,也没有征求大连鸿峰意见的情况下,迫于重压仓促地与纽约州总检察长达成协议,在官网纽约页面和纽约展览现场贴出免责声明。

    “实际上我们提供的塑化标本根本没有来自死刑犯的,从大连鸿峰建立第一天起,就没有一具!”隋鸿锦称,大连鸿峰的尸体来源是医学院校的解剖尸体。

    这些尸体,在ABC节目中被描述为部分来自死刑犯尸体,一位以背影出现在节目中的匿名证人指称自己为隋鸿锦工作,曾收集购买死刑犯尸体,并出具多张照片为证。

    隋鸿锦称,自己知道从未使用过死刑犯尸体,所以认定是被人陷害,所以一直在找那位匿名人士,两年后终于找到,是哈根斯公司前员工孙某。孙某承认,自己是受当时老板哈根斯的指使,作假指控。

    隋鸿锦打算在美国起诉美国ABC,后者积极查证报道,并与隋鸿锦方面一起对孙某取证,最终双方达成和解。同时,隋鸿锦在大连将哈根斯公司告上法庭。

    2010年9月,大连旅顺口区人民法院判决驳回起诉,隋鸿锦随即提出上诉。2012年,大连市中院二审,法庭认定孙某2000年-2009年系是哈根斯公司员工,作证称是经哈根斯授意接受美国记者采访,目的是为了市场竞争。大连鸿峰因ABC的报道损失租金、运费、律师费等共计4000万元。

    3月13日大连中院作出终审,撤销初审判决书,判决哈根斯公司名誉侵权成立,赔偿大连鸿峰公司损失450万元,赔偿隋鸿锦精神抚慰金50万元。

两大巨头恩怨

    曾经的师徒和合作伙伴如今成为竞争对手,并反目成仇。

    生物塑化领域40多个国家都在做,发展最蓬勃的中国更是有数十家机构在从事人体塑化,而全球最大的两家就是哈根斯和隋鸿锦的公司,按照隋鸿锦的说法,其他所有机构的总份额也不过10%。

    而这两大巨头相识20年,恩怨不断。他们曾是师徒,曾是合作伙伴,曾是亲密朋友;曾经形同陌路,曾为竞争对手,曾是原告被告。

    1992年,哈根斯到中国访问,隋鸿锦第一次见到哈根斯,见到塑化技术。1994年,隋鸿锦以访问学者身份公派留学来到德国海德堡大学,师从哈根斯学习生物塑化。1996年12月,哈根斯与隋鸿锦合作,成立了大连医科大学生物塑化研究所。1999年,哈根斯投资1500万美元成立哈根斯(大连)生物塑化公司,聘请隋鸿锦任总经理。如果不是哈根斯,隋鸿锦不会走上生物塑化的道路,而如果不是隋鸿锦,哈根斯不会在大连创办全球最大的塑化工厂。

    2002年,隋鸿锦与哈根斯决裂。对于两人分开的原因,有过各种猜测。

    8月17日,隋鸿锦对南都记者称,(决裂)主要还是观点不合、理念分歧,他最终辞职。而哈根斯对《纽约时报》称是因为他发现隋鸿锦私下注册了自己的塑化公司,所以他开除了这位总经理。这一年,隋鸿锦创办了校办企业大连医大生物塑化有限公司,2004年转而注册成立大连鸿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在生物塑化市场上,大连鸿峰迅速成为哈根斯公司最有力的竞争对手。作为竞争对手,两人很不相同。哈根斯喜欢跟尸体标本摆出各种姿势合影,隋鸿锦几乎从不和人类尸体标本合影;哈根斯倾向于将标本摆放设计得惊世骇俗,不乏男女交媾等造型,隋鸿锦的展览相对偏向科普。

    2006年,随着中国九部委发布《尸体出入境和尸体处理的管理规定》,哈根斯不能再合法进口来自德国等国家的捐赠遗体,断了来源,大连工厂逐渐衰落。不需要进口尸体的大连鸿峰标本制作也受到了很大影响,但也使鸿峰在更加注重生物塑化技术在动物标本的保存方面的应用,并相继推出“脊椎动物的比较解剖学”和“海洋生物的奥秘”等动物标本的展览。

    隋鸿锦现在很忙,身兼大学教授、公司老总、大连政协委员等多种身份,多种荣誉。此前两周国际塑化会议在北京召开,多位与会者参观了他的大连金石滩生命奥秘博物馆。记者采访的这周他接连参加了三个学术会议,还要接待外宾。最忙的时候又遇到了免责声明引发的质疑。

    而哈根斯已经不忙,他完全退出了公司经营,几乎不再露面,公司由他的儿子打理。2008年,哈根斯被查出患有帕金森氏症,身体状况迅速恶化。2011年,哈根斯接受德国媒体采访时说自己已经在考虑死亡问题,准备日后将自己的遗体也制成塑化标本。

    2012年8月17日,二审胜诉已经过去了5个月,隋鸿锦还没有拿到赔偿款。他说哈根斯的工厂关了,厂房卖了,银行账号里只有8万元;最后在保税区一个隐秘的角落发现了哈根斯还没来及运走的集装箱,里面有一些设备和塑化标本。

“如果你去看病,有两医生在你面前,一个是看录像出身的,一个是解剖出身的,你愿意让谁帮你开刀动手术?”8月17日,中国解剖学会理事长、第四军医大学教授李云庆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抛出一个问句,他也曾这样反问学生。当时学生质疑都什么年代了,为什么不用录像、多媒体,而还要去解剖尸体。面对动手术这个问题,学生给出的答案不出李云庆所料:“那还是(选)解剖出身的。”

    但在今日中国,医学院校解剖课无尸体可解剖已是常见现象,数十人围着一具尸体,甚至干脆只能看录像的医学院也不是个别的。李云庆说,他不能理解为什么大家对塑化标本尸体来源都这么关心,却对准医生们没有尸体可以解剖这个关系每个人健康的问题不关心、不质疑。在他看来,生物塑化只是一种固定标本的技术,对于尸体标本严重不足的医学教育是很好的补充。

    医学院校尸体标本严重不足

    “我们学校本来是4个人解剖一具尸体,后来是8个人一具。高校扩招后很多地方一招就是两三千学生,就算按8个人一具,哪里有三四百具尸体给你解剖?不可能。”李云庆说,有的地方十几二十个人围着一具尸体,有的女生从入学到毕业都没有在尸体上动过一刀。

    医学院学生需要尸体标本来了解人体的结构,而有的医学院解剖课只能看看录像,有的地方把解剖实习课取消了,一方面学生太多,一方面没有标本。

    在李云庆看来,尸体标本不足主要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尸体来源不足,遗体捐赠相关立法迟迟没有破冰。另一方面是制作标本的技术人员不足,“没有人愿意做基础工作了”。

    “以前我们那里(第四军医大学)是最好的学生留下来当老师,最差的学生才做临床。而现在反过来了。”李云庆说,“标本不足,你必须要允许标本流通,否则一些医学院校就可以彻底取消解剖课了。”

    对于尸体标本严重短缺的医学院校,人体塑化技术就成为了补救手段。李云庆表示,塑化可以让标本重复使用,用来教学或科普展示,解决了教学标本的不足。塑化后可以做切片、断层,有利于医学影像检查。

    而且,以前尸体保存主要使用福尔马林,但福尔马林气味非常刺激,对人身体有害。替代福尔马林的液体也有,但太贵了。福尔马林现在一吨3000多元,替代液体价格往往十倍于此。塑化技术一定程度上解决了这个问题,没有异味,可以循环重复利用。

    目前已进入捐赠阶段

    中国解剖学界一位从事解剖学研究数十年的资深教授介绍说,在最初那个阶段过后,解剖尸体的主要来源是无主尸体,“就是流浪汉等,一场大雪可能桥下就冻死好几个,没有任何证件、找不到家属。保管、检查死亡原因等,所有这些都产生费用又无人付费。民政局有时候就让我们帮忙保管,我们登报3个月,如果再找不到家属,我们就可以用做教学。”

    现在已进入第三个阶段,接受记者采访的医学院校老师有的表示现在已经过渡到以捐赠遗体为主,有的表示目前还是主要靠无主尸体。但这些老师都明确表示,现在已经完全没有使用死刑犯尸体的情况。

    寻找尸源的多种渠道

    很多医学院校、机构都面临解剖尸体严重不足的问题,找尸体就成了一项常抓不懈的重要工作,有的院校甚至指定专人负责通过各种渠道寻找尸体来源。

隋鸿锦状告哈根斯公司名誉侵权一案中的证人孙某,就曾任职于哈根斯公司,长期专司寻找尸体,2003年他在某医学院拍下了该院处理死刑犯尸体的照片,据孙某后来作证,那些尸体就是用于医学解剖。

    2004年,《卫生职业教育》刊登论文《人体尸体标本的收集》,其中提到收集尸体标本的多种渠道:1.通过公检法部门获取尸体,求得这些部门支持,将无主尸体或征得家属同意放弃的尸体或尸体器官收集,作为教学之用。2.通过民政部门获取尸体。当前社会流浪、乞讨人员在逐渐增多,一旦遇到突发事件死亡后,一般先由公安部门进行勘验,确定死因后,对非刑事案件的尸体,交由民政部门处理,若无法取得与其家属的联系,多数由民政部门负责出资火化。一方面,医学院校急需尸源,另一方面国家却投资火化尸体。因此,医学院校应该主动与民政部门联系,建立良好的合作关系,将无法律争议的无主尸体及时收集处理,既满足学校教学需要,又为国家节约了大量资金。

    此外还有通过医院、福利院、殡仪馆等多种渠道,而在国外的主流渠道———捐献,则被排在最后一位。

    捐献之所以排名靠后,一方面是因为中国人的传统观念,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目前制度上的缺失。按照现行规定,只有红十字会或红十字会认可的机构才有权接受遗体捐赠,如果没有红十字会大力配合,则努力就无从谈起。而且遗体捐赠后的一些费用甚至需要捐赠者家属承担,这也极大挫伤了捐献者的积极性。而在德国,捐献者的丧葬费一般由受捐机构承担。

浏览 (1833)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脚注信息
Copyright ? 2009-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创安防身器材 版权所有   苏ICP备46375650号
 手机:15295230223